当前位置: > 农业频道 > 农业新闻
山西大同天镇县南河堡乡:低保政策保障了谁?

http://www.youth.cn   2014-05-30 08:52   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北京5月30日电 (记者 张广河)“今年来村民反映的问题中,90%都与低保有关”,刚刚上任三个月的天镇县南河堡乡赵良斌书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进一步推进南河堡乡低保工作的压力颇大。”如今村民对于低保工作关注度比较高,很多生活困难的村民对于迟迟未能享受到低保政策怨声载道。本网选取了南河堡乡经济条件相对较差的上畔庄村和薛辛夭村两个观察点,试图还原当地村民办理低保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

  孟志海是二等残疾,他的老伴也患有脑瘤。中国青年网记者 郝慧慧摄  

上畔庄:“为什么条件好的能吃上低保?我们却不行”

中午时分,上畔庄村村头晒太阳、侃大山的村民陆续回家吃饭了。

78岁的老人孟志海也收起折叠凳步履蹒跚地向自己的土窑洞走去,虽然他自己是肢体二等残疾又患有脑血栓,但是比起他的妻子腿脚还算利索。

来到院子后,他搀扶起75岁患有脑膜恶性肿瘤的妻子,两个人一起回到了略显阴暗的房间里。

上畔庄村如今留守的都是一些老人和女人,青壮年基本都到县城各地打工去了。

“我有5个儿子2个女儿,在村里算是子女多的了,但是他们每家都有自己的生活,不是很富裕,现在就我跟老伴我们两个居住在这土窑洞里,也不想给他们增添什么负担。”

孟志海的妻子于2011年患上了脑瘤,前后花费了5万多元的医疗费用才保住性命,他们老两口每个月仅吃药就要300多元,这对他们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

由于子女的赡养费十分有限,孟志海于2012年向南河堡乡政府提交了低保申请,哪知道现在仍是石沉大海。

“我们家的条件在村里已经算是很差的了,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有些生活条件比我们好的能吃上低保,而我们却不能?难道真是因为我们没关系?即使是不能办,政府也应该给个说法不是?”

提起村里生活比较困难的人家,村支书冯万林提到了孟志海、孟国明等人,他们生活条件都比较困难而又未能享受低保。

孟国明79岁,老伴81岁,老两口因原来的破窑洞不能居住搬到了二儿子家。

“我儿女也不少,可是有什么用,他们照顾自己都困难。我现在没有劳动能力,我老伴更是腿疼的不能下地,就靠吃止疼片维持,看病太贵我们根本承担不起。”孟国明感慨道,“我们也申请过低保,但直到现在也是毫无音讯。”

岁数最大的当属82岁的孟国太,他和84岁的老伴一直与头脑有些问题的二儿子相依为命,他们根本没有申请过低保,因为他们根本不太清楚低保政策到底是啥。

“我们村有100来户村民,可留守的也就90人左右。至于村里有多少人办理了低保,我也不太清楚,咱没有办理低保的权利。”村支书冯万林表示,“乡里面以前办理低保的时候,也没见有人到村民家里核查,就是每年复查的时候把人都叫到乡里看看有没有享受低保人员过世的情况。”  

  

  张爱玉祖孙三代住在有200多年历史濒临倒塌的房子里。中国青年网记者 郝慧慧摄

薛辛夭:“现在村里都是谁有钱有关系搞到低保指标谁就能办”

薛辛夭村紧邻上畔庄村,鸡犬相闻,这里也有很多生活十分困难的村民无法享受到低保政策。

用木桩支撑起的房檐,倾斜了将近有10度的墙壁,老房子的墙体上刻画着一道道裂缝,你很难想象这个房子里居住了祖孙三代。

73岁的张爱玉很爱笑,如今她和78岁不能下床的老伴跟着大儿子一起生活,“我这个大儿子身体也有毛病,干不了重活,他媳妇有精神病,儿子也是智障,我们现在住在一起,就靠我这个二儿子种点地,帮衬着生活。”

除了她的孙子因智障享受着五保外,其他人都没有申请过低保,一家人居住在有200多年历史濒临倒塌的老房子里艰难度日。

“老伴都死了20多年了,虽然我也已经老了又有病,但我不想死啊,还想多活两天。”来到75岁的王根净家时,她还没有吃午饭,不知道什么时候剩下的玉米粥和蒸熟又凉了的土豆一起放在还没生火的锅灶里。

  王根净和她尚未加温的午餐。中国青年网记者 郝慧慧摄

王根净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尽管不敢花钱,但今年仅吃药就花去了600多元,这让她十分心疼。为了防老,虽然有了两个女儿,她40岁左右的时候仍然收养了一个儿子。三年前儿女曾为她申请过低保,但一直未能收到任何回复。

薛辛夭村支书赵要说起村里这些困难户办不上低保的情况显得很无奈,“现在村里都是谁有钱有关系搞到低保指标谁就能办,我也就是给他们盖个章、签个字的事儿。你们了解这些也没用,根本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我都不愿说!”

上畔庄和薛辛夭这几户家庭都是他们村村民公认的生活条件最差的群体代表,这些普遍年龄比较大、生活条件恶劣的农户很多都未能享受到低保政策的关照。 

乡低保名单与县低保所名单相差甚远

“什么叫困难户,这个标准本来就很难界定。”南河堡乡乡长吴志峰对于上述农户未能享受到低保政策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据乡低保所丁助理介绍:“南河堡乡最近三年一直没办理过低保,仅这几年积攒下来的低保名额都有140个左右了。现在要求办低保的人太多了,门槛要求又低,你给这个办那个就不高兴,我们也很为难。我们以前年审都只是核实下低保户里有没有人员过世,没有去农户家了解过详细情况,自今年才按照工作流程将低保申办工作正规化。”

当记者要求查看这两个村的详细低保名单时,丁助理表示“最近乡里的网络不好,无法联网查看”。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丁助理提供了一份手抄名单,此名单与县低保所提供名单相差15人之多。

天镇县低保所提供的名单显示,上畔庄与薛辛夭办理低保人数为46人,其中上畔庄18人,薛辛夭28人。

经两村村民指证,名单上的低保户很多家庭条件并不差,而且某些人与村乡镇各级领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另据南河堡乡工作人员透露,原党委书记安和仁曾于此工作十多年,2014年被调任县经信局担任局长职务,当时乡政府各项工作基本处于瘫痪状态。  

“你知不知道办理低保标准是什么?就一个字‘穷’!”  

“乡政府除了能查到联网信息之外还有低保户详细的档案信息,即使不联网也能提供名单,至于他们配合不配合就不知道了。”天镇县民政局主管低保工作的纪检主任李波说。

当记者对乡政府提供的名单与县低保所提供名单差距较大提出质疑时,李波大声质问记者:“你知不知道办理低保的基本标注是什么?就是一个字‘穷’。你如果怀疑某人有骗保嫌疑,先要把房产证等证据拿出来,至于年龄等都不是问题。”

由于县低保所提供的名单中救助证号码并不连贯,为进一步核实低保名单的真实性,记者又来到了大同市低保中心,低保中心办公室主任胡文涛对此表示:“由于低保名单中含有很多私人信息,不方便提供名单,即使调取不包含私人信息的名单也需报领导批准。”

本网将继续关注 。

编辑:王萌   来源:中国青年网